普京三任外交启动,普京展开首轮出访

【中国经营网综合报道】俄罗斯总统普京上任后的外交行程框架已经确定,5月31日至6月1日,普京将访问白俄罗斯、德国和法国;6月3日至4日,他将出席在圣彼得堡举办的“俄罗斯-欧盟峰会”;6月4日,普京将从圣彼得堡直接前往乌兹别克斯坦进行访问;6月5日至7日,普京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并出席在北京举行的上合组织成员国元首理事会第12次会议;6月18日至19日,他将在墨西哥召开的20国集团峰会(G20)上与美国总统奥巴马举行首次会晤。此间媒体分析认为,普京新任期首轮出访行程安排蕴含深意,透露出俄外交在今后一段时期内的基本走向。  独联体外交是首要  据人民日报报道,普京此次出访起始于白俄罗斯,最后结束于哈萨克斯坦,这表明独联体外交今后仍将是俄对外政策的重中之重。俄政治行情中心专家沃伊科认为,普京在竞选期间发表的文章中已明确指出,推动俄、白、哈三国关税同盟以及欧亚联盟建设,促进独联体地区的一体化水平将是其外交政策的重点,而白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是俄推动独联体地区一体化的首要依托力量。  长期以来,俄白联盟国家建设并不顺利,两国在双边经贸关系、能源合作、独联体框架下合作等领域矛盾不断。分析人士认为,在当前白俄罗斯与西方关系依然紧张的背景下,普京到访将坚定白俄罗斯参与欧亚地区一体化进程的决心。俄总统顾问乌沙科夫表示,普京首次出访国为白俄罗斯,具有重要象征意义,反映出俄白建设全面联盟关系的重要性。他还透露,两国领导人将就建设核电站、成立联合汽车生产企业、加强军工系统合作等双边经贸合作问题深入磋商,并将签署联合声明,进一步推动双方一体化水平。  普京于6月4日至5日对乌兹别克斯坦的访问也引起外界关注。乌兹别克斯坦是传统的中亚大国,对维护地区安全发挥着重要影响。乌兹别克斯坦对独联体框架下的合作一直态度消极,2008年底还退出了欧亚经济共同体。俄罗斯科学院世界经济和国际关系研究所研究员叶夫谢耶夫认为,普京访乌有利于加强俄乌关系,增强独联体国家的凝聚力。  欧洲方向依然重要  6月1日至2日,普京将对德国和法国进行工作访问。乌沙科夫透露,普京与德国总理默克尔的会晤将以工作早餐的形式进行,而普京与法国总统奥朗德的首次会晤也将延续到午餐的餐桌上。虽然时间短暂,但普京将与德法领导人就双边经贸合作、俄与欧盟关系、北约部署反导系统及其他国际热点问题等进行讨论。俄罗斯《独立报》的文章认为,俄罗斯是大欧洲的一部分,欧洲方向始终是俄外交的优先方向之一。  普京在5月7日所签署的总统令中表示,建立“从大西洋至太平洋”的统一经济与生活空间是俄外交的战略目标,俄将推动在平等和互利原则基础上与欧盟签署新的战略伙伴关系基础文件,促进统一的欧洲能源体系的建立。  欧洲国家是俄重要的贸易伙伴。俄德双边贸易额去年突破了700亿美元,德国对俄累计投资已近280亿美元。德法是俄实施创新发展战略的重要伙伴,俄德在“现代化伙伴”计划框架下开展了创新领域的合作,俄法于2011年制定了高科技领域合作路线图,确定了90多个该领域的合作项目。此外,欧洲是俄油气出口最主要的市场。去年11月,俄德“北溪”天然气管道一期投入使用,双方计划于今年10月完成二期建设。届时,将极大改善俄天然气对欧洲市场出口的可靠性。另外,德法是欧盟重要成员国,也是俄在欧洲的传统伙伴。俄欧洲研究所专家别洛夫认为,普京访问德法将促进俄罗斯与欧盟总体协作关系的改善。  中国地位继续提升  中国是普京此次出访的重要一站。俄罗斯外交学院院长巴扎诺夫强调,普京此次访华是他重新担任总统后对独联体以外国家的首次国事访问,表明俄对发展中俄关系的重视。他说,中俄关系目前处于历史最好时期,双方政治互信不断深化,两国在地区以及国际事务中开展了密切合作,双边经贸额去年突破了800亿美元,中国已经成为俄最大的贸易伙伴。  普京总统在今年竞选时发表的纲领性文章《俄罗斯与变化中的世界》对中俄关系给予了高度评价,他说,俄罗斯需要一个繁荣和稳定的中国,中国也需要一个强大和成功的俄罗斯。  俄罗斯卡耐基研究中心主任特列宁对本报记者表示,中国是全球性大国,在俄罗斯对外政策中的地位越来越重要,是俄在世界舞台上最重要的伙伴之一。保持睦邻友好关系,对中俄双方都有益。  《全球政治中的俄罗斯》杂志主编卢基扬诺夫认为,当今世界,国际关系格局正在发生着深刻变化,亚太地区在国际政治中的地位日益重要,中国对俄罗斯的重要性不断提升。未来,中俄仍将延续目前良好的双边关系发展势头,两国关系发展前景广阔。  【编辑:尚艳】

摘要:
5月31日,普京开始正式就任俄罗斯总统后的首次对外访问。此间媒体分析认为,普京新任期首轮出访行程安排蕴含深意,透露出俄外交在今后一段时期内的基本走向普京出访安排被指含深意
中国地位提升
据人民日报报道,5月31日,普京开始正式就任俄罗斯总统后的首次对外访问。在接下来不到10天的时间里,除6月3日至4日在俄圣彼得堡出席俄罗斯—欧盟峰会外,普京将先后访问白俄罗斯、德国、法国、乌兹别克斯坦、中国和哈萨克斯坦。此间媒体分析认为,普京新任期首轮出访行程安排蕴含深意,透露出俄外交在今后一段时期内的基本走向。
独联体外交是首要
普京此次出访起始于白俄罗斯,最后结束于哈萨克斯坦,这表明独联体外交今后仍将是俄对外政策的重中之重。俄政治行情中心专家沃伊科认为,普京在竞选期间发表的文章中已明确指出,推动俄、白、哈三国关税同盟以及欧亚联盟建设,促进独联体地区的一体化水平将是其外交政策的重点,而白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是俄推动独联体地区一体化的首要依托力量。
长期以来,俄白联盟国家建设并不顺利,两国在双边经贸关系、能源合作、独联体框架下合作等领域矛盾不断。分析人士认为,在当前白俄罗斯与西方关系依然紧张的背景下,普京到访将坚定白俄罗斯参与欧亚地区一体化进程的决心。俄总统顾问乌沙科夫表示,普京首次出访国为白俄罗斯,具有重要象征意义,反映出俄白建设全面联盟关系的重要性。他还透露,两国领导人将就建设核电站、成立联合汽车生产企业、加强军工系统合作等双边经贸合作问题深入磋商,并将签署联合声明,进一​​步推动双方一体化水平。
普京于6月4日至5日对乌兹别克斯坦的访问也引起外界关注。乌兹别克斯坦是传统的中亚大国,对维护地区安全发挥着重要影响。乌兹别克斯坦对独联体框架下的合作一直态度消极,2008年底还退出了欧亚经济共同体。俄罗斯科学院世界经济和国际关系研究所研究员叶夫谢耶夫认为,普京访乌有利于加强俄乌关系,增强独联体国家的凝聚力。
欧洲方向依然重要
6月1日至2日,普京将对德国和法国进行工作访问。乌沙科夫透露,普京与德国总理默克尔的会晤将以工作早餐的形式进行,而普京与法国总统奥朗德的首次会晤也将延续到午餐的餐桌上。虽然时间短暂,但普京将与德法领导人就双边经贸合作、俄与欧盟关系、北约部署反导系统及其他国际热点问题等进行讨论。俄罗斯《独立报》的文章认为,俄罗斯是大欧洲的一部分,欧洲方向始终是俄外交的优先方向之一。
普京在5月7日所签署的总统令中表示,建立「从大西洋至太平洋」的统一经济与生活空间是俄外交的战略目标,俄将推动在平等和互利原则基础上与欧盟签署新的战略伙伴关系基础文件,促进统一的欧洲能源体系的建立。
欧洲国家是俄重要的贸易伙伴。俄德双边贸易额去年突破了700亿美元,德国对俄累计投资已近280亿美元。德法是俄实施创新发展战略的重要伙伴,俄德在「现代化伙伴」计划框架下开展了创新领域的合作,俄法于2011年制定了高科技领域合作路线图,确定了90多个该领域的合作项目。此外,欧洲是俄油气出口最主要的市场。去年11月,俄德「北溪」天然气管道一期投入使用,双方计划于今年10月完成二期建设。届时,将极大改善俄天然气对欧洲市场出口的可靠性。另外,德法是欧盟重要成员国,也是俄在欧洲的传统伙伴。俄欧洲研究所专家别洛夫认为,普京访问德法将促进俄罗斯与欧盟总体协作关系的改善。
中国地位继续提升
中国是普京此次出访的重要一站。俄罗斯外交学院院长巴扎诺夫强调,普京此次访华是他重新担任总统后对独联体以外国家的首次国事访问,表明俄对发展中俄关系的重视。他说,中俄关系目前处于历史最好时期,双方政治互信不断深化,两国在地区以及国际事务中开展了密切合作,双边经贸额去年突破了800亿美元,中国已经成为俄最大的贸易伙伴。
普京总统在今年竞选时发表的纲领性文章《俄罗斯与变化中的世界》对中俄关系给予了高度评价,他说,俄罗斯需要一个繁荣和稳定的中国,中国也需要一个强大和成功的俄罗斯。
俄罗斯卡耐基研究中心主任特列宁对本报记者表示,中国是全球性大国,在俄罗斯对外政策中的地位越来越重要,是俄在世界舞台上最重要的伙伴之一。保持睦邻友好关系,对中俄双方都有益。
《全球政治中的俄罗斯》杂志主编卢基扬诺夫认为,当今世界,国际关系格局正在发生着深刻变化,亚太地区在国际政治中的地位日益重要,中国对俄罗斯的重要性不断提升。未来,中俄仍将延续目前良好的双边关系发展势头,两国关系发展前景广阔。
点评
姜毅(中国社科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研究员):在2000年至2008年普京担任俄罗斯总统期间,以及2008年至2012年梅德韦杰夫担任总统期间,俄罗斯总统首访都是独联体国家。这一方面说明俄罗斯一贯重视强化与独联体国家的关系,另一方面这也是俄罗斯十多年来内政外交的优先方向,这也与此次总统选举前普京倡议组建「欧亚」联盟相契合。事实上,这不仅仅是俄对外政治的需要,也是其经济结构转型发展及文化发展的需要。
从2000年起,历届俄罗斯总统都会选择先访问亚洲。这次普京的亚洲之行将首访中国,体现了俄罗斯对中国的重视,也说明中俄关系成熟度达到了相当水平。这正说明了普京上台前后俄罗斯外交政策的连续性,没有改变。
从另一个角度看,普京新任期首访不去美国,客观上说明俄美关系存在一定的波折,但并不能由此判断俄罗斯对美国不够重视。普京曾数次与奥巴马通电话,并期待6月在二十国集团峰会上的会晤。但俄罗斯重新与美国恢复热络,恐怕得等到明年春天美国新一任总统选举结果出来以后,俄美关系的发展与美国现在的内政环境也有着莫大的关系。

  

  面对众多挑战,普京第三任期的外交政策呈三个趋向:外交上近交远防,以独联体为基础,推进对华、对上合组织的关系;拉住欧洲,暂时“绕过”美国但不放过与其改善关系的机遇;经济上采取攻势,积极打造欧亚经济联盟(Eurasian
Economic
Union),同时利用WTO、APEC和G20等多边经济平台,扩展俄的影响并赚取经济实惠。简言之,“普京3.0”外交是先近后远,厚欧薄美,并有选择地倾斜亚太。

  一、求近而舍远?

  独联体和集安组织一直是普京外交的重点。对俄罗斯来说,被定义为“近外”(near
abroad)的独联体各国,也维系着俄罗斯已经失去的帝国版图与俄现实利益之间不可调和的、却又难以割舍的“帝国情结”。在俄罗斯精英的心目中,“近外”地区与俄国不是简单的国与国关系,前者应是后者的“属地”。而俄罗斯的帝国意识,从来就是超党派、跨主义的“普世价值”,不管是民族主义者、共产主义者、自由主义者,一概如此。在普京第一个总统任期后期俄经济刚刚开始好转之际,自由派的代表人物丘拜斯,就在2003年提出了继沙皇帝国和苏联帝国后的“第三帝国”,即“自由帝国”的思想。主张在不破坏现有边界的前提下,以文化、经济、人权和民主制度为工具,对邻国施加影响甚至提供“保护”。⑧亲身经历了前苏联的崛起和衰败的普京,正是在理想和现实的对撞中的这一帝国情结的载体。他在2005年的国情咨文中,把苏联解体定性为“20世纪最惨痛的地缘政治灾难”(the
greatest geopolitical catastrophe of the
century)。⑨同一个普京也理智地认为,谁如果还想恢复苏联,那他就是没有脑子。⑩有鉴于此,维系俄与“近外”各国的各种政治、经济、文化和人文之间的纽带,藉此维护俄利益并扩展其影响,是普京所代表的精英阶层的基本意向。普京就任总统后的密集出访首选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等国,又有特殊的紧迫性。前两国(白、哈)与俄罗斯共同组成的统一经济空间,直接关系到普京的强国战略(见后);乌兹别克斯坦与独联体和集安组织若即若离,是普京挥之不去的心病(乌兹别克斯坦还是于2012年6月20日“终止”了与集安组织的关系)。

  2005年,笔者曾戏称刚刚进入第二个总统任期的这位前克格勃中校为“普京大帝”(Putin
the
Great)。④七年之后,普京距离这个“封号”似又前进了一步。⑤然而“普京3.0版”起步艰难,挑战重重。除了梅-普“二人转”再度组合的合法性受到来自内外反对势力、尤其是西方和美国的强烈质疑之外,“王者归来”的普京至少面临三大挑战:一是应对俄罗斯国内中产阶级日益高涨的政治诉求;二是促成粗放、能源生产型经济体制向深度加工型和高科技的转型;三是面对西方操控的阿拉伯之春和反导体系的步步进逼,维护俄国在欧亚大陆及毗邻地区的利益。普京政府面临的挑战既是结构性的,也是观念上的。在相互依存(interdependence)和互联网时代,内政与外交的界限日益模糊⑥,外交中的政治、经济和安全因素亦相互交织,彼此互动、制肘,甚至捆绑在一起。

  普京三度入主克里姆林宫后的外交重点是近邻,即独联体国家、中国和欧洲。2012年5月15日,即普京就职一周后,独联体国家领导人非正式会晤和集安条约组织峰会同时在莫斯科举行。这是俄总统普京宣誓就职以后,在俄举行的首场重大国际活动。2012年是集安条约签署20周年和集安组织成立10周年纪念。普京以集安组织轮值主席国领导人身份,与其他6位集安组织成员国首脑(亚美尼亚、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坦、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进行了小范围和大范围的讨论。相比集安组织的正式年会,独联体首脑聚集克里姆林宫,是临时安排的非正式会晤,参加者除集安组织成员国领导人外,还增加了阿塞拜疆、摩尔多瓦、土库曼斯坦和乌克兰的领导人。会谈不设议题,但独联体成员国之间的经济合作是主要话题。此外,普京还把俄与独联体各国之间的关系定位为“最紧密的战略伙伴关系”(closest
strategic
partners);在其眼中,凝聚各国的不仅是“坚实的睦邻友好关系”,而且是它们的共同历史,包括它们共同赢得的“伟大的卫国战争”。⑦

  二、普京北京行:继往开来的潜力与限制

  • 1
  • 2
  • 3
  • 4
  • 5
  • 6
  • 7
  • 全文;)

  

  【关键词】外交 独联体 上合组织 重启 反导 亚太倾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