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企业商业机密变相泄露,美国反倾销197

继加拿大和澳大利亚之后,中国百余铝企对美国的出口再遭重挫。美国反倾销反补贴大棒频繁举起,其中要求企业提供“过于细致”的经营数据作为应诉材料,这正成为一些中国企业的“心头大患”。  是否会泄密?  据媒体报道,“我们最大的担心是,如果填写了(调查表格),我们就没有秘密可言了。”国内一家铝型材生产企业的高层昨天表示。  今年上半年,这家公司收到了来自美国的双反调查文件。美国商务部公告称,应美国钢铁工人联合会和美国铝型材公平贸易委员会的申请,决定对原产于中国的铝型材进行双反立案调查。  “我们不打算应诉,虽然很早就收到了文件,一直也没有理睬。”这位高层告诉本报,美国“双反”调查的内容太细,“可能让企业泄露商业秘密,比如企业的人力成本、土地成本、原材料价格等细节全部都要求填写。”  这位高层所说并没有言过其实。昨天咨询了多位打过“双反”案子的律师,发现由于判断企业是否倾销的其中一个标准是,产品售价是否低于成本销售,因此企业接受“双反”调查时要填写详细的成本构成以及产量、客户情况等,以便对方政府做出是否存在倾销或补贴的最终结论,这是很多国家启动双反调查时的惯例。  一份美国商务部对被调查企业递交材料的总体介绍中就指出,不管是哪个行业的企业,一般都要向美国商务部递交三份以上的表格文件,每个文件都有八九页的篇幅,其中涉及公司的整体情况和会计报表,被调查产品的生产和销售情况,以及其在美国市场的销售价格和其他相关数据等。  比如上述铝型材企业要填写的调查表格中,就包括其在美国市场最大的五家客户的名字、联系人、邮件、电话号码,还要求提供公司自2007年1月1日以来是否新建过工厂,是否有过迁址或者扩张、收购计划,以及2010年到2011年的生产计划等详细数据。  “这相当于将我们全部的商业秘密提供给他们,谁能够保证不会将此泄露出去?”
该公司上述高层反问。  华东政法大学国际法教授朱榄叶指出,WTO对于各国政府“双反”时要求企业填写什么样的细节,并没有详细规定,政府可以制订具体调查细节。企业可以不应诉,可以不予理睬,但是那样的话,对方政府就会采用申诉方的材料,申诉方提供的数据一般对于被调查企业是不利的。  鉴于此前已经有铝企在加拿大和澳大利亚两国“双反”调查应诉中失败,面对美国此次的“双反”调查,上述铝型材企业决定选择不应诉,来避免泄露商业机密。  不过,并不是所有中国企业都有这样敢于“不应诉”的资本,毕竟对于很多企业来说,惩罚性关税实施后,出口成本的增加,可能会将原有的出口市场完全堵死。  惩罚性关税  据媒体报道,9月7日,美国对中国铝企“双反”(反倾销、反补贴)调查鸣出第一枪:美国商务部对中国铝型材出口做出反补贴初裁,对忠旺铝型材有限公司和帝科有限公司处以税率为137.65%的惩罚性关税;而对广亚铝业、佛山广成铝业、广海铝业、肇庆新中亚铝业等主动应诉的公司,反补贴税率为6.18%到10.37%。  “此前以为美国反补贴初裁的结果在30%-40%之间,而137.65%关税足令中国铝型材企业全面退出美国市场。”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铝企高管透露,中国输美的铝型材FOB价为3100-3200美元/吨,如果是25%-30%左右的惩罚性关税,已让中国铝企与美国同行打平,137.65%更是灭顶性税率。  作为“双反”调查的另一重要组成,反倾销初裁或在10月27日出台。届时,对中国铝企的惩罚性关税,将是反补贴和反倾销两者的合加,最坏的情况或将超过137.65%。  根据美方数据,2007年至2009年,美国从中国进口的铝型材增长了90%,2009年的进口额约为5.14亿美元,该年中国铝企在美铝型材市场的占有率已达到20.1%。  让百余铝企沮丧的是,美国“双反”调查结论若最终成立,中国百余铝企出口将遭遇滑铁卢。  有例为证,作为中国铝型材生产基地,自2008年8月加拿大对华铝型材立案双反裁定后,2009年广东铝型材出口对加拿大市场爆跌64.6%;2009年6月澳大利亚对我国出口铝型材“双反”立案调查,当年广东铝型材出口下降24.6%。(编辑:王子涵)

当面对着美国反倾销反补贴调查表格的时侯,这似乎是众多中国铝企共同的纠结。
早在2010年上半年,美国商务部就发布公告称:“应美国铝型材公平贸易委员会和美国钢铁工人联合会的申请,决定对原产于中国的铝型材进行双反立案调查。”然而几个月过去了,美国先后在2010年8月31日和10月28日宣布初裁结果,其中反补贴初裁仅广亚铝业等几家应诉企业补贴税率为6.18%至10.37%之间,其他企业均被处以高达137.65%的惩罚性关税。而反倾销初裁,大部分出口企业将被按59.31%的反倾销税缴纳保证金。这无疑是对中国铝企的当头一棒,导致之后的数月中国铝材在美出口量一降再降。
为何某些相关的中国铝企在收到双反调查后却迟迟没有应诉?原因就在于表格中过于细致的调查内容上。
商业机密岂能拱手相让
据记者了解,某铝型材生产企业高层就曾表示:“如果填写了调查表格,我们就没有秘密可言了。”
这并不是耸人听闻。很多国家启动双反调查时,为方便政府作出是否存在倾销或补贴的最终结论,经常要求企业填写详细的成本构成以及产量、客户情况,如企业的人力、土地成本、原材料价格等细节。此次对中国铝企的双反调查内容,就包括他们在美国市场最大的5家客户的具体信息以及联系方式、自2007年1月1日以来是否新建过工厂,是否有过迁址或者扩张计划以及2010年到2011年的生产计划等详细数据。而这些,恰恰是企业重要的商业机密。
“这是要我们把商业机密拱手相让!”某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凤铝铝业海外营销公司相关人员对记者说,“很多出口企业看到调查表格的时候都不愿意填写,也不想应诉。虽然这可能带来惩罚性关税,出口成本的增加,甚至可能会将原有的出口市场完全堵死,但如果商业秘密被泄露,影响的则是整个企业未来的发展。而且就算应诉,也未必会赢,到时候商业秘密也泄露了,更是鸡飞蛋打。”
中国世贸组织研究会常务理事周世俭对媒体透露,这种不愿意填表应诉的情况确实存在,而且算是中国企业打双反官司的最大障碍。
中国铝企面临两难境地
上述相关人员还透露,中国输美的铝型材FOB(FreeOnBoard,即船上交货,习惯称为装运港船上交货价)为3100美元至3200美元/吨,只要达到30%左右的关税中国铝企就没有什么优势可言了,然而现实是,仅反补贴税就高达137.65%,这足以让中国铝企元气大伤。
相关数据也显示,反补贴初裁结果公布后,2010年仅广东佛山一地,对美国出口涉案铝挤压材仅九、十两个月时间,对美出口涉案铝挤压材规模就锐减近2/3。而如果再按照59.31%的反倾销税缴纳保证金,预计佛山对美国出口的铝挤压材将在高税率的重压下继续萎缩,直至被迫放弃美国市场。中国目前有700多家铝型材企业,其中对美国有出口业务的超过100家,佛山铝企的遭遇仅仅是冰山一隅。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中国铝企首次因双反调查而受挫。据统计,2008年加拿大“双反”贸易救济案件后,2009年广东铝型材出口暴跌64.6%;2009年6月澳大利亚对我出口铝型材“双反”立案调查,当年广东铝型材出口降低24.6%。而初裁之后的美国市场变化,就与一年多前的加拿大遭遇非常相似。
相对于国际压力,中国铝企在国内也并非一帆风顺。中国有色金属协会铝业部门相关人士曾对媒体表示,在全球同行业中,中国铝冶炼企业面临最高的电力成本,电费支出占到其总成本的一半。而2010年9至10月为完成“十一五”节能减排目标,各地纷纷采取停限电、关闭落后产能等措施,减少二氧化碳及污染物排放,抑制不合理的能源消费,也对中国铝企的产能造成了不小的影响。
面对国内外的双重压力,某些出口铝企依然把商业机密放在了首位,忠旺集团北京分公司某工作人员对记者透露,面对国外反复的双反调查,有时企业会选择不应诉、不予理睬,那样的话,对方政府就会采用申诉方的材料,申诉方提供的数据,这样对于被调查企业是不利的。但很多出口公司还是形成了以保护商业机密为前提配合行动的机制。这是在泄密与败诉两难的境地中作出的艰难抉择。
唯一的好消息是,据《华尔街日报》透露,全面调查及最终裁定一般要耗费数月乃至一年左右的时间,即使美国商务部今年年初对双反调查作出最终裁决,上述关税也不会立即生效,除非独立的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认定进口给美国的生产商造成了损害。
规避壁垒只得另寻出路
亲身经历过2010年铝企萧条的广交会,铝业资深人士杨某对双反调查带来的外贸寒冬深有感触。“美国是我们公司最大的出口市场,这样的关税,美国客户根本不可能来中国下单。”同时,他也对同行提醒道,中国铝业领域的反倾销、反补贴案频发,美国的双反裁决对于全球具有示范效应,它不会是终点。下一步需要提防的是欧洲、南美等国家出于国内贸易保护主义需要,对中国铝企采取相同的举措。作为中国铝企的一员,应该想办法去应对这种局面而非一味逃避。
记者了解到,在欧美市场可能陷入长期低迷的形势下,不少中国铝企已经开始转向新兴市场。此前凤铝铝业的相关人员透露,他们公司的出口已经逐步转向中东、非洲市场。而同行坚美铝业则因为以亚洲、俄罗斯为主而“侥幸”避免了美国反倾销影响。因为这些措施,2010年这些公司的出口量仍有望达到预期目标。
除了通过开拓新兴市场减小反倾销的影响,不少铝型材企业也尝试在国外“中转”。某铝型材企业高管透露,目前他们在马来西亚、新加坡等地找一家公司做代理或成立一个渠道,再中转到美国等国家,以此规避贸易壁垒。因此,他们有底气对双反调查不应诉,不需要透露自己的详细信息。
面对美国双反调查带来的中国铝企出口困境,中国世贸组织研究会专家指出,如果企业填写调查表格时涉及自身商业机密,是可以与当地政府签订保密承诺协议的,如果在调查过程中有违反规则的情况出现,也可以上诉世贸组织等要求裁断。若能够学会专业完善地应对国外政府的调查,很多“双反”调查的结果是可以改变的,而且对改善中国铝企在外贸出口中的地位有所裨益。

佛山外经贸局与佛山海关联合发布的第15期《佛山市进出口公平贸易简报》显示,自8月底美国“双反”初裁后,佛山铝企对美8-10月的出口量分别为3117吨、1203吨、1150吨,10月份较之8月份出口已锐减2/3。

“这个数字还会逐月递减,一直到零。”12月1日,兴发铝业出口部负责人丁丹表示,8-10月的出口仅是受到反补贴初裁的影响,如若再加上10月底的反倾销初裁,两者税率合加,“出口就意味着亏损”。

美国商务部发布公告,对中国铝型材做出反倾销初裁,所有涉案企业均被裁定59.31%反倾销税。而此前8月31日公布的本案反补贴初裁结果,仅认定两家应诉企业反补贴关税为6.18%和10.37%,其他企业均高达137.65%。

“这是一个很恐怖的数字。”华昌铝业出口部经理贺检对此十分忧虑,依照目前形势,中国铝企若想出口美国,需要接受两重税率的叠加。除掉广亚铝业和新中亚铝业外,所有中国铝企都必须要接受196.96%的税率;纵使待遇最好的广亚铝业,也需要接受至少65.49%的税率,“如此高的税率,谁还敢出口?”

196.96%税率重压

根据美方数据,2007年至2009年,美国从中国进口的铝型材增长了90%,2009年的进口额约为5.14亿美元,该年中国铝企在美铝型材市场的占有率已达到20.1%。

“不说137.65%的反补贴税率,仅是59.31%的反倾销税率,就足以让中国铝企全面退出美国市场。”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铝企高管向笔者表示,中国输美的铝型材FOB价为3500-3800美元/吨,如果实行25%-30%左右的惩罚性关税,已让中国铝企成本与美国同行打平,50%以上就是灭顶性税率。

据悉,此次调查是美国政府应美国铝型材公平贸易委员会和美国钢铁工人联合会要求发起,调查涉及中国百余家铝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