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需要一副金手铐,制度扭曲

 [1] [2] [下一页]

分享到:

  夏欣

  自去年第四季度以来,随着股市的大幅调整,曾经让业界振奋不已的基金“抢购”的火爆场景,因基金业绩的普遍滑落似乎风光难在。

  当然,股权激励也不是万能的。从国外公募基金经验看,一些发展得比较好的基金公司也没有股权激励,但是仍然发展得很好。而从业内高管和基金经理的需求看,一部分人也并不是特别在乎股权,他们在乎的是荣誉和社会责任。除此之外,良好的企业文化也是一个因素,比如美国威灵顿基金公司,该公司有23个投资小组,在这里的投研人员在各自的投资小组里互相学习,取得进步,这也是留住优秀人才的一个方面。

  从公司治理结构上看,国外基金业不乏由个人发起设立或者参股的资产管理公司,而且有限合伙制和股权激励机制的实行也较为普遍。以美国为例,久负盛名的大型基金公司Fidelity的股权结构中,家族持股49%,员工持股51%,而Invesco景顺集团中也有40%的股权为员工持有。

  实施基金管理股权结构多元化、多样化改革,基金公司专业人员的持股权益问题,宜早日纳入议事日程。

  日前,证监会主席郭树清表示,证监会将研究制定证券公司和基金公司员工持股计划,探索设立合伙制资产管理机构,郭主席的表态对于困扰基金业人才流失的问题不啻于一针强心剂。中国上市公司舆情中心的监测也显示,已有不少基金业人士在微博等渠道就此讨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科学、合理调整基金利益在投资者、管理者等基金当事人之间的分配结构,平衡基金各当事人的利益诉求,推进基金管理人与基金持有人利益的正向关联。

  在基金业,最重要的是人力资本,因此,人才的作用至关重要。在基金业发展的早期,基金业得到了一定的政策扶持,但是从过去13年基金业的发展历程看,即使是在老十家基金公司里,有华夏、博时、南方等资产管理规模发展到上千亿元的基金公司,也有资产管理规模比较小的老十家的基金公司。从单只基金业绩看,不同基金经理管理的基金的业绩差异也非常明显的,华夏基金的王亚伟、兴业全球的王晓明等人管理的基金业绩年化收益率能达到40%、30%左右,同期也有基金业绩比较差的。

  在王连洲看来,没有私人股权的资产管理公司,存在制度安排上的弊端。但反观国内,目前基金管理公司恰恰存在着这样的问题。由于制度弊端,大量优秀的基金经理弃公投私。这是一个困扰了基金业三年、亟待解决的老问题。否则,公募基金持有人的利益保障无从谈起。

  降低成立基金管理公司的准入门槛,让更多具有一定资质要求的机构、单位或个人有可能通过市场择优进入基金管理业,将基金公司的这一“品牌垄断资源”,逐步成为市场优选的“一般壳资源”。

  从目前基金公司的股权结构看,外资、民营企业等资本已经活跃在基金业了,其中,合资基金公司更是超过了30家,合资基金公司的家数已超过了全部基金公司的半数了。因此,在外资和民企企业都可以拥有基金公司股权的情况下,作为基金公司的高管和核心员工,拥有一定股权对于基金公司的发展和留住能力强以及核心员工应该能起到积极作用。

  笔者认为,监管层应该就此展开充分调研,并在此基础上做出相应的制度安排与解决办法,最终目的是把优秀的投资人才留在公募,为广大基民财富增值服务。退一步讲,这样做至少能让服务于公募基金的基金经理在业绩优秀的前提下,将收入与投资业绩挂钩,例如按投资效益提成,投资水平高,投资收益就高,提取的管理费多,最终能在对应的工资收入上有所体现。

  □ 王连洲

  近年来,肖华、江晖、王贵文、吕俊、石波、孙建冬等前公募明星基金经理在行业耕耘多年最终选择了离开,加入了私募大军。除了公募基金经理之外,基金公司老总离职也愈发增多,博时基金前总经理肖风、招商基金前总经理成保良、交银施罗德前总经理莫泰山等人或从事PE,或转战私募。

&nbsp&nbsp&nbsp&nbsp新浪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浪合作媒体,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