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金缺口仍在,每周20张图全览跨境资金配置流向

   
中国的机遇与挑战并存。机遇在于,美国大规模基建将拉动能源、钢铁、水泥等原材料需求,中国出口获益;同时,中国在基建方面的优势突出,可以通过竞标、在美国兼并或新设企业的方式参与基础设施建设。挑战在于,中国尚未加入《政府采购协定》,叠加美国的国家安全审查机制,或将提升中国直接参与美国基建的难度。

   
天量发债在供给端对价格形成下行压力,叠加美联储加息缩表的影响,美国长端利率趋势上行。重申我们之前的研究观点,2018年末美国长端利率将上行至3.4%-3.6%,至2019年(本轮加息周期末期)进一步升至4%左右。

   
3.从历届选举看,中美摩擦是总统竞选的惯用老路。国际贸易能够提升生产效率和经济增长,美国近日频繁撩拨中国,符合特朗普以往的“美国优先”及反建制主义倾向。除了借由谈判争取利益之外,最主要的目的是通过这些问题摩擦塑造特朗普的强硬外交形象,在国内事务推进困难重重的形势下,诉诸于危机公关的老路,特朗普在谋求为其连任争取更多选票,市场需要多多警惕。

1月30日特朗普在第一次国情咨文中透漏,将力促国会通过1.5万亿美元的基建投资计划。

   
因此,本次所谓的天量发债主要为填补政府资金缺口,从规模上看也仅仅是开始。

2月28日特朗普宣布坚决参与连任的竞选,并任命布拉德·帕斯卡尔为竞选经理。我们17年底举办的20人论坛已经给出过明确观点:18年特朗普政府中期选举后可能面临跛脚风险,要寻求连任,大概率寄希望于外交领域进行危机公关。而外交领域最容易着手的是贸易(逆差问题)和军事(地缘政治)领域。从这个逻辑判断,近几日美国动作频频,摩擦阵阵,主要是为了特朗普连任做铺垫。具体内容如下:1.预算法案大幅提升军费,制造地缘政治紧张气氛。2018年2月9日联邦预算法案正式生效,取消了自2011年以来对国防项目和非国防项目的自动削减开支政策,18、19财年军费支出大幅增加了1650亿美元。3月1日美国会参议院通过《台湾旅行法》将提交特朗普签署。

   
1月31日当周,资金净流入美国、发达欧洲、日本、新兴市场、印度的股票基金。金额分别为117.87、19.45、30.05、78.34和8.20亿美元。1月31日当周,资金净流入美国、发达欧洲、日本、新兴市场、印度的债券基金,金额分别为37.76、2.12、0.01、13.83和0.87亿美元。1月31日当周,资金流入债券基金、大宗商品板块基金,从货币基金、能源板块基金、房地产板块基金流出。其中,债券基金净流入57.21亿美元,货币基金净流出448.67亿美元,大宗商品板块基金净流入3.85亿美元,能源板块基金和房地产板块基金分别净流出6.82和7.08亿美元。

   
特朗普基建计划或将进一步增大美国政府资金压力。2月12日美国白宫正式向国会提交基建投资计划,计划在未来10年内由联邦政府出资2000亿美元,撬动至少1.5万亿美元地方政府和社会资本,用以升级和改造基础设施。由于18年预算法案中国内事务的支出增加主要集中在医疗、教育、环境等方面,特朗普的基建计划若获国会通过,势必额外增加美国政府资金支出压力,最终的结果仍将诉诸于发债。

   
2月28日当周,中国股票基金净流入17.61亿美元,四周均值净流入10.12亿美元。截至2月28日收盘,上证指数收于3259.408点,和前一周相比上涨1.88%。2月28日当周,中国债券基金有0.40亿美元的资金净流入。四周均值净流出0.47亿美元。2月28日10年期国债利率为3.8202%,小幅下滑。3月1日,港股通五日买入成交净额平均4.66亿人民币,累计净买入额达7287.49亿人民币;陆股通五日买入成交净额平均16.70亿人民币,累计净买入额达3812.12亿人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