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政策选项无多,欧央行允许各央行不接受政府抒困担保的银行债券作抵押

图片 1

法兰克福3月23日电—欧央行周五表示,其已授权欧元区17个成员国的央行,允许它们禁止以成员国政府根据欧盟/IMF抒困计划提供担保的银行债券,作为取得无限制超低利率贷款的抵押.

法兰克福5月17日电—希腊若退出欧元区,可能使欧洲央行和欧元区蒙受数以千亿计欧元的损失,并令德国及其夥伴国背上过高的资金负担.

法兰克福7月6日电—欧洲央行的传统政策选项已所剩无几.如果欧元区危机恶化,它将不得不诉诸一些很不愿采取的手段,否则就只能眼看着欧元区滑向深渊.

此举明显是要安抚德国央行的担忧,后者担心欧央行给银行提供贷款的门槛太低,给各国央行带来太大风险.

图片 1

在周四调降主要再融资利率25个基点至0.75%的纪录低位,并将隔夜存款利率降为零後,欧洲央行已基本用尽常规工具,剩下都是一些它不喜欢的选项.

“在欧元体系信贷操作中,成员国央行不必接受有成员国政府根据欧盟/IMF抒困计划提供担保的银行债券作为抵押品.”欧央行在月中会议后发布的声明中称.

5月15日 交易员在德国法兰克福股票交易所内工作。REUTERS/Cyril Iordansky

一些分析师预期再融资利率还会再降一次,达到0.5%,但在这之後,ECB将只有从根本上借助其资产负债表来帮助欧元区经济了.

欧央行之前有一段时间接受有政府担保的被救助银行债券作为担保,当时此举是为了防止希腊、爱尔兰和葡萄牙等困境国家的银行出现破产.

若希腊退出,将把欧洲推到深浅莫测的境地.其他欧元区国家可能由此背上沉重负担,这给他们留住希腊提供了强烈动机.

这也就意味着买入公债–这是ECB最大股东德国央行所反对的一个选项,要麽就是提供更多廉价贷款,使自身暴露于更多风险之下.很多ECB委员认为该行目前承担的风险已经堪忧.

去年底及今年初,欧央行进一步放宽规定,扩大担保品范围,而且允许各国央行在担保品方面有更大决定权.

多数希腊民间债权人已经按第二轮1,300亿欧元希腊抒困计划,大幅减计所持债券.据估计,欧洲央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其它欧元区国家持有希腊近2,000亿欧元的债务.

“市场是很不愿知道有这种风险的,即如果未来几个月数据恶化,欧洲央行恐怕已没有多少手段可用.”野村证券分析师Jens
Sondergaard表示.

此举使银行在欧央行两次廉价资金挹注中获得了更多资金.欧央行的两次挹注操作向金融体系注入逾1万亿欧元资金.

“倘若希腊退出,那麽希腊就会违约.违约带来的损失或许非常高,足以耗尽欧洲央行的资本,”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资深投资组合经理Andrew
Bosomworth表示.

他预计,ECB将在8月把主要再融资利率再降一次–幅度还是25个基点,之後该行会寄望欧元区经济在临近年底时能够改善.

但这也招致欧央行传统人士的警告,尤其是德国央行人士的警告.他们担心目前接受抵押的部分资产可能质量过低,注资带来的大量资金或会推高物价.

“他们可能得从成员国政府补充资本,而目前成员国并不是处在能拿出额外资金的最佳状态.”

若无再次降息,ECB可能会重启购债计划,Sondergaard说,购债”在现有阶段对他们是不可接受的选项,但如果金融市场形势很糟,这个选项到第四季时也许可行.”

周五做出的政策调整可能会影响到银行业者,理论上讲甚至会促使其用偿还借款,尽管这种可能性似乎不大.

这不是欧洲央行及其成员国股东们可能要面临的唯一损失.

上周欧盟峰会达成欧债危机对抗措施,但未能真正安抚市场.一些分析师认为欧元区仍面临存亡威胁.

银行业者一般都在各自央行建有抵押工具池,而非每次融资时现找担保品.但若一国央行决定不接受希腊银行债券作为抵押,那么利用该债券作担保的银行就必须有充足的其它担保品,否则就要偿还借款.

一旦希腊退出欧元区,欧元区其他国家还将继续付出更多代价,因为或许要被迫避免希腊彻底破产并防止事态向外蔓延.

美国经济学家鲁比尼周五对德国商报表示,他将再给欧元区三到六个月时间,”之後意大利和西班牙将在资本市场吃闭门羹.”鲁比尼一度被称为”末日博士”,他曾准确预测到2008年金融危机.

德国央行一发言人表示,该央行将实施这项禁令,但补充称此举不会影响该国银行的融资能力.未联系到法国央行予以置评.法国的商业银行希腊债务曝险最大.

“要稳定整个体系,欧洲央行就必须进行大规模干预,而且德国、欧洲稳定机制及其前身欧洲金融稳定机构和IMF也要进行干预,这一过程或许需要付出数以千亿计欧元的代价,”Coutts投资策略师Georgios
Tsapouris表示.

欧元区即将投入运转的永久援助基金–欧洲稳定机制可能干预债市以拉低借款成本,但由於可用资金最多才5,000亿欧元,且1,000亿欧元已被承诺用来帮助西班牙银行业,其资源能力有可能很快变得薄弱.

–编译 李爽; 审校 程琳

欧洲央行本质上就是欧元区17国央行的一个合资机构,其自身拥有64亿欧元的缴入资本.欧元区各国央行组成的欧元体系则共计拥有860亿欧元的资本和储备.

周四,ECB总裁德拉吉提出了加大利用该行资产负债表的可能性,称需要评估其担保框架.

若出现损失,各国央行将根据所谓的”资本份额”来分摊.该指标基於不同成员国的经济规模和人口状况,被欧洲央行用於衡量各国在其融资中的权重.德国或承担最大的亏损份额,约为总额的27%.

这有可能促使ECB进一步放宽对银行向其贷款时的担保品要求,使银行更容易筹到资金.

法国亦将承担很大的份额.

若在购债行动继续止步不前,ECB有可能重复提供长期流动性的操作.去年12月与今年2月,该央行通过较长期再融资计划,总共向金融体系注入超过1兆欧元的三年期贷款.ECB称此举避免了大面积的信贷紧缩.

据位於法国里尔的IESEG管理学院周二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希腊退出欧元区或导致法国纳税人付出多达664亿欧元的代价,法国银行体系因此亦要承担200亿欧元的坏账损失.

ECB一些委员已对LTRO操作中的贷款担保品风险心存担忧,德拉吉说,央行管理委员会周四并未讨论任何这样的”非常规措施”.

相对而言,那些较小成员国所遭到的冲击可能会更严重,这些国家的央行不如德国央行那样稳健.

“我也会告诉你,我们为什麽没讨论那些–因为我们必需要有确实有效的非常规措施…我们并未明显看到,存在一些在一个高度不整合地区能发挥效果的这类措施.”德拉吉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