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财富管理市场正经历五大变革,经济换挡十字路口

本报记者 李晖
北京报道随着资管新规的落地,去年以来中国财富管理行业的内在逻辑和发展方向经历了重大变革。如何判断行业周期、如何参透金融本质、又如何解决投资人的诸多痛点,值得每一个市场参与者深思。在日前由中国经营报社主办的“2018(第十届)卓越竞争力金融峰会”上,宜信公司创始人、CEO唐宁就当前财富管理行业趋势、创新行业的资本和风险制度设计、中国高净值群体的痛点解决等问题接受了《中国经营报》记者专访。在唐宁看来,资管新规落地的背后,是中国财富管理行业的历史性变革,在投资理念、方式、需求、期限和范围上都发生了巨大变化。其变化背后逻辑来自整个中国经济发展方式换挡的驱动——新经济需要有适当的新金融形式加以支持服务。在这一过程中,数字普惠金融和市场化母基金在股权和债权领域已经具有诸多突破性创新实践,这些实践也为解决新旧经济换挡、创富一二代传承等命题提供了解题思路。财富管理行业正在发生历史性变革记者:随着资管新规的落地,过去一年财富管理市场迎来巨大拐点,避免监管套利、打破刚性兑付、去通道去非标对机构产生重大影响,您怎么看资管新规以后财富管理机构布局方向和业务模式的变化趋势?唐宁:中国财富管理行业正在经历一个历史性的变革,资管新规只是一个表象。深层次讲,整个财富管理行业市场正在经历一个由过去投资者关注单一机会、单一产品,到现在的全方位、以资产配置为核心的财富管理方式的变革。第二个变化是固收类到权益类投资的转变。过去我们的理财产品:银行理财、信托理财,包括互联网金融理财,大量的都是以固收为主的,面向未来,权益类占比会越来越大,特别是在投资者退休前的这几年之中,应该是权益类占比为主的资产组合。第三,则是投资的范围由中国走向全球。全球资产配置组合之中,中国之外的占比未来会越来越高。第四个重要变化,是由短期投机到长期投资。现在很多都是短线的持有、炒作,赌博性质很强,没有特别多的深入的研究。未来,长期投资、价值投资将会大行其道。最后,我们观察到的一个大趋势是代际财富传承问题正在受到广泛关注。宜信财富管理业务服务的中国高净值、超高净值客户,他们是过去改革开放40年的创一代、富一代,。在跟他们一起合作的过程之中,我们观察到一个特别重要的趋势,即他们正在考虑并且付诸行动,解决传承问题。由创一代到创二代,如何把他们过去积累的财富,包括资产、企业,也包括价值观传到下一代去。传承问题既是重要的家庭问题,也是备受国际关注的社会问题。因为在人类历史上,还从来没有这样一个时间段,有如此大量的财富被创造出来,又需要在很短的时间被传递下去。如果这个工作能够做好的话,我们的财富就可以被保持好,我们的市场就会稳定,否则大量的投机,炒股、炒房、炒币行为,将会给资本市场带来巨幅波动,也会对资产价值造成非常大的干扰。所以传承问题做好了,不仅是高净值人士个人和家庭的问题,也具有重要的社会意义。基于上述变化,专业性的财富管理机构迎来了更多机会。因为不管是从单一机会、单一产品到资产配置;由固收类到权益类;由中国到全球;由短期投机到长期投资;由一代到二代,这些变化都需要极强的专业性,投资者面临的门槛跟过去相比要高多了。泛泛赚钱的时代已经过去了,这就要求他们的财富管理方式要由DIY到与专业机构合作,要去识别什么样的机构既诚信又具有专业性,通过与这些机构的长期合作,不仅他这一代人,还包括下一代人,可以成为新时代财富管理的赢家。财富管理行业的这种变革,确实是历史性、划时代的。记者:其实这种财富管理的变革期与今年大的宏观经济形式形成了叠加效应,不管是一级市场、二级市场,不管是固收类、权益类,都发生了很大波动。在这种风险事件频发和去刚兑的背景下,一些投资人在投资上更谨慎了,更希望去寻找低风险固收或保本产品。这种特殊的市场环境下,权益类投资的推动是否会更难?唐宁:其实刚才聊到的这些历史性变革,有其非常深层次的金融逻辑和经济逻辑。最重要的一个变革的动因就是中国正在走进新时代,新时代是由新经济来定义的。过去40年,我们的传统经济,房地产、制造业、进出口等等,这些经济业态和其中的企业具有与传统金融,以银行为主的金融体系完美对接的一种状态。如何理解?无论是房地产,还是制造业,还是进出口等等,他们都具有房、地、货等等可抵押的资产,银行可以拿来给他们发放贷款,控制风险。与此同时,这些传统行业的业态现金流都比较充沛,周期相对较短:一年、两年、三年,风险较低,这也是为什么银行理财、信托理财会是这样的特点——因为底层资产有实物资产做抵押,匹配相对较短期限、有固定回报的固收类理财。

记者 | 王淇悦

在新旧经济模式切换,全球经济不确定性增强的背景下,如何保证企业发展、财富保值、家族传承等问题变得越发迫切和严峻。站在时代的十字路口,如何找到颠扑不破的逻辑框架与投资真谛,如何进一步判断趋势、消减未来的不确定性,做好财富传承,正在成为价值投资者关心的重要议题。亚马逊创始人贝索斯曾说过,“我与竞争者主要的不同之处是,我的竞争对手通常只想下面一两个季度的事,而我想的是五到十年的事。”对此,宜信公司创始人、CEO唐宁深表认同,在他看来,不管对于企业战略决策还是个人财富管理,长线思维都至关重要。“正确的思维框架一定有其根本不变的逻辑,如果把时间拉长一些,很多事情就可以判断得更清晰。”长线思维锻造四大业务支柱唐宁以公司在重要发展节点、核心布局战略等方面的实践经历为案例,解释了长线思维在企业发展关键时刻爆发的价值。宜信面临的第一个重要关键时刻是2015年宜人贷的上市。“当时我们面临一个选择,那就是在资本市场不是很好,中国企业也并不被国际资本市场那么看好的时候,要不要完成宜人贷的上市?这个问题后来成为哈佛商学院宜信案例的第二个案例,老师甚至每次用这个案例提问同学,‘如果你是唐宁,要不要在当年这个时间点做宜人贷上市的决定?’”如果按照商业财务模型计算,当时宜人贷在那个时间点上市并不是价值最大化的,从价格上讲会吃亏,“但是如果把时间拉的长一些,看未来五年、十年,这个问题就变成我们还要不要有互联网金融、金融科技这个行业?这个行业该往何处去?是不是能够一步一步地健康发展,让市场变得更加干净、更加有秩序?如果从行业未来考虑,那么这个决定就变得非常容易了,所以当时我们作出了决定,一定要上,不仅仅是为当下,更要为未来!”即使在三年后的今天,唐宁谈到当时的思考依然非常骄傲。在唐宁看来,当有了战略思考的框架时,很多非常难的决策反而变得容易了。在进入财富管理市场的2016年,宜信在行业中率先提出跨地域国别、跨资产类别,以母基金的方式超配另类资产的全球资产配置黄金三原则。上述观点的提出在当时面临着很大压力。“那个时候不仅客户,很多同事也并不理解,如果这个决策就是看当时那个时间点去做业务,我们一定不会推,卖一些preIPO的项目不是很好吗?为什么要卖十年期的产品?为什么要卖母基金?”但到2019年回看,母基金的价值正在被主流市场所肯定。唐宁认为,当时的决策是正确的,具有长期生命力的。“长期投资的风险如此之高,私募股权、对冲基金、房地产股权投资基金的风险如此之高,不用母基金的方式打底,去冒然冲到单一项目、单一基金,风险是不可控,所以我们采用了母基金的安全垫。只要是正确的逻辑,哪怕慢一点难一点,也肯定是正确的方式。”在上述长线思维引领下,
宜信的财富管理业务布局搭建起了
“四根柱子”——2012年只有单一产品,就是网贷出借,是第一根柱子;在此基础上,新肌肉和新能力不断丰富,出现保险、权益类投资、海外投资等投资品类,发展出第二根柱子;随着投资服务的发展,包括移民、游学、学习、传承服务等多维服务开始形成第三根支柱;最终,目前构建出系统的全方位一站式服务,以资产配置为核心的财富管理能力成为第四支柱。三大锦囊导航财富传承长线思维在企业的关键抉择和发展方向上价值巨大,在个人财富管理传承和投资上同样具有指导意义。当前,中国财富管理行业的历史性变革,在投资理念、方式、需求、期限和范围上都发生了巨大变化。其变化背后逻辑来自整个中国经济发展方式换挡的驱动——新经济需要有适当的新金融形式加以支持服务。在唐宁看来,过去中国十年、二十年、三十年钱相对容易赚,我们说泛泛赚钱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未来的十年、二十年、三十年赚钱会越来越难,但是正确的赚钱方式会越来越大行其道。“当前财富管理、投资理财、选择专业机构合作用什么样的标准?专业、头部、细分、垂直、前沿,五个关键词。”对于新时代面向未来的财富传承策略,唐宁提出了三个锦囊:第一个锦囊,是持续国际化。未来创二代如何能够赢?一定不是赢在他所在的区、所在的省,也不是赢在中国,一定是赢在世界,所以企业应该更具国际化,客户的生活更具国际化,投资组合也国际化,而且是高水平的国际化。第二个锦囊,是投资于新经济,拥抱科技创新。优秀的新经济企业如何跟我们的投资建立起关联?钱是应该直接投这些企业,还是应该去投资这些企业的基金?“我认为还是应该通过母基金的方式,风险分散地长期投资。子基金战略各异,特色、资源、禀赋不同,每个基金代表一个门派,通过母基金可以拥有整个‘武林’。”第三个锦囊就则是通过家族信托、遗嘱、保险、组合方式解决传财问题,通过二代学习培养解决传家的问题,通过公益慈善为社会做更大的贡献,从而系统性完成传承。2013年宜信年终管理会时,唐宁提出公司有志于成为中国金融改革和金融创新的标志性企业、中国现代服务业的超级品牌、中国社会诚信体系建设的重要推手、中国高成长人群信用价值释放的有效方式、中国中产阶层崛起和社会结构重塑的巨大助力、中国社会和家庭财富创造与传承的忠实助手。六年过去了,在唐宁看来,这些目标正在一一实现,并且完全没有过时。
GG

7月1日至3日,2019年世界经济论坛第十三届新领军者年会在大连举行。来自100多个国家的1900余名政商学界和媒体参加。本届论坛将召开约200场次会议和研讨会。

论坛期间,界面新闻就中国的财富管理市场发展等问题专访了宜信公司创始人、CEO唐宁。唐宁表示,中国财富管理市场正在发生由固收到权益类、由中国到全球、由短线投机到长期投资、由单一产品和单一机会到资产配置组合、由一代创富到二代传承等五大趋势发展。而具备国际化能力、投资能力、科技能力是各类金融机构胜出的关键。

唐宁还透露,2019年,宜信公司财富管理业务的“下一站”是针对中国的大众富裕阶层。以下是专访实录:

界面新闻:2019年4月,宜信公司宣布家族办公室业务的全国总部在三亚设立。总部选在三亚,而不是富人集中的北上广江浙一带,考虑是什么?

唐宁:首先,海南三亚也是富人集中的地方,有所谓的“候鸟”现象,有相当的聚集效应。另外,从海南发展自贸区、自贸岛,希望把会展旅游、医疗健康、高端消费,例如赛马、游艇、金融方面的跨境投资等发展起来,所有这些其实都可以用一个“财富+”的战略串起来。

界面新闻:大约五六年前,我就采访过从外资行出来单做家族办公室的私银家,趋势一直都在讲,但直到目前,似乎这块市场发展的并不是特别快。宜信较早开始做这方面的布局,到2019年,成立家族办公室总部,是在这块业务上将会有更多的投入吗?

唐宁:家族办公室、家族传承业务在中国仍旧是非常新的,我们取得了不少奖项,获得了阶段性的认可,是说明我们在第一棒领先,但与此同时还有第二棒、第三棒……第一百棒。现在在中国具备正确传承理念的高净值、超高净值人士都很少,属于刚刚开始。

界面新闻:宜信的财富管理业务接下来发展方向是怎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