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康映衬了什么,成为第二个京东

【中国经营网注】接连发生的“非正常死亡事件”,让富士康这家世界500强企业再度陷入舆论的中心。如今,除了“代工大王”的称号外,富士康还被冠以了“血汗工厂”、“人间炼狱”之名。,但把责任完全归咎于雇主富士康未免有失偏颇。本文认为,“坠楼”更多地是一个社会问题。本文来自钛媒体。  提起富士康,普通读者的脑海中首先会出现两个词,一个是iPhone,一个是跳楼。这家代工企业承担着苹果手机80%以上的组装任务,是苹果黄金供应链上非常重要的一环,他们每个小时都能按照节奏,近乎完美地完成出货量,这样一个正规而优秀的企业理应让媒体的长枪短炮地一顿猛拍,但尴尬的是,富士康声名鹊起却是源于2010年13位员工诡异的坠楼事,在那段灰暗的岁月里,各大门户网站和报纸、CCTV2的专题节目都把这位代工巨人摆到了头条。  大概是先入为主的思想吧,此后的四年中,媒体的报道总要存在一些“坠楼”的阴影,但细细品来,富士康真不只是这点烂事儿,更何况自始至终,我都认为“坠楼”更多地是一个社会问题。  四年的时间里,媒体们没有闲着,关于富士康全方位、多角度的报道层出不穷,让消费者终于知道:郭台铭的企业原来是一个科技企业;当然,四年的时间里,富士康更忙,忙着满足苹果的巨额订单、忙着把生产基地搬到内陆,忙着探索机器人和电商的转型,同时,也忙着休整提高、忙着反思和改善,从上到下都小心翼翼地维持着自己极品而又自虐地状态。  诚然,我们也时常看到这家企业的负面新闻,诸如罢工、暴动、兼职小姐等等,但1000年之后的历史课本上,跟在郭台铭后边的肯定不是这些杂碎,而是他创造了120万个工作岗位,在某段特殊时期对中国社会有着非常深层次的影响。从某种意义上讲,巨型富士康就是一张中国社会的自拍照,或许,我们能从中看到更多中国普通人的生活。  转型电商,我们都是生意人  日前,有关富士康最大的新闻就是他们卷土重来,重新涉水电子商务,推出综合性电商平台富连网,这又引得众专家集体开会讨论,事实上,他们前几年就曾推出过一个非著名电商飞虎乐购,只是因各种因素只能局限于企业内部的风靡,并没有出现类似阿里、京东、唯品会之类的影响力。在专家们第一轮会诊之中,飞虎乐购的最大败笔就是用代工思维来做电子商务。众所周知,制造业是一个“闷声赚小钱”的行业,这也是为什么富士康直到坠楼才出现在公众视野的重要的原因。  中国的电子商务正处于起步阶段,目前占中国零售业7%左右的份额,在这个阶段电商大佬首先要完成“电商文化”的推广,让老百姓知道网上的货物不全是假货,而且通过连续地烧钱、让利、改善用户体验,让普通老百姓养成网络购物的习惯,借助新兴的电子媒体,一些傲娇的CEO常常现身说法,马云常常给年轻人当导师的事儿,不用赘述;京东的CEO刘强东也常去微博上和消费者互动,而且因结缘奶茶妹妹,给年轻人做出了表率;聚美优品的陈欧,擅长给自己代言,利用自己颇具审美性的形象,创造了一个接近2亿的价值品牌,加之,其80后的身份让他的创业经历充满了传奇色彩…  这些大佬的努力算是初见成效,如果说中国的电子商务犹如一座待喷发的火山,那么,阿里巴巴的上市和马云的一夜首富着实让岩浆崩得满地都是,笔者敢打赌,电商本身以及衍生出的物流、支付等产业将会在2~3年内彻底实现井喷。或许,富士康于此时重新打造自家购物平台,是不想再次错过这个“发一笔横财”的好机会,也再不能错过其又一次重要的转型良机。  坦白讲,笔者之于富士康转型电商的决策有点五味杂陈,一方面希望这家企业能擦掉些制造业的血汗,毕竟,单纯的制造枯燥、利润低、累,同时,有觉得连富士康都来做生意了,更是加重了中国社会的“生意人”的形象。  虽说一部《乔家大院》改变了许多人对于商人根深蒂固的看法,事实上,士农工商的良好结合才能更好地让社会运转,但中国目前的状况是,越来越多地人关注商业、关注第三产业,却忽略了最基础的工业、农业的发展,我们原来总是吹牛逼说是用全球7%的土地养活了全球22%的人口,或许,也就是个养活,而不是能说是“喂饱”了吧。  现在,大批的农民背弃土地,忙着进场务工赚钱,不知道我们的餐桌未来还能不能摆满盘子了;至于,基础的科学研究人员也开始遭遇商业的侵袭,毕竟在中国,一个满手油污、技术精湛的工程师,得到的尊重还不如一个脑满肠肥的网吧老板,正如富士康正不断地投入基础科技、工业机器人,但人们最关注的依旧是他的员工、他的利润以及郭台铭圈了那么地,未来会不会搞房地产一样。

尽管飞虎乐购刚刚倒下,但郭台铭并没有认输,代工巨头富士康又准备做电商了。

有媒体报道称,富士康最近大肆从联想电商挖角,并从富士康内部选调了99名干部加入富连网电商部门。富连网是富士康2013年4月成立的电商平台,此前只是设立了天猫官方旗舰店,2014年11月,独立域名电商才正式上线。

近几年的低迷表现,是富士康决意做电商的重大原因。相关数据显示,2012年,富士康集团亏损3.1亿美元;2013年虽然扭亏,但收益下降4.6%至49.9亿美元;2014年上半年,营业额为22.83亿美元,同比下跌7.8%,这已经是富士康连续四年出现下滑。

受此影响,富士康不得不从单一的代工企业向生态系统型科技企业转型。2014年,郭台铭勾画了富士康“八屏一网一云”的蓝图,包括工作、教育、娱乐、家庭、安全、健康、电商、环保汽车等8大科技生活。其中,电商是这一规划的关键部分,也是富士康摆脱代工的桎梏、拥抱互联网的一个转折点。

事实上,富士康早在2010年就已经试水电商业务,并在当时提出“四路门店+一个网站”的全消费渠道体系的构想。四路门店包括“万得城”、“赛博数码”、“敢闯数码”、“万马奔腾”,一个网站指的是电商平台“飞虎乐购”。然而,这个构想在四年后最终以失败结局。线下门店大量关闭,而雄心勃勃的“飞虎乐购”因为投入过低、员工内讧、定位模糊等原因几乎宣告失败。

富士康做飞虎乐购的经过颇为曲折。2010年,富士康从新蛋中国挖来了杜家滨担任董事长,之后,这位新负责人却与郭台铭发生了冲突。杜家滨试图把飞虎乐购打造成类似新蛋的综合性电商平台,而郭台铭持意只卖3C产品。最后杜家滨负气出走,转由二把手田志尧挑大梁。在经历这一波折后,飞虎乐购陷入连年亏损。

现在,飞虎乐购虽然仍在运营,但用富士康内部员工的话说,就是“半死不活”。

首度进军电商出师不利,但所幸9000万元的投入对富士康帝国来说并没有造成太大的损失。于是,不服输的郭台铭打算再次发力B2C电商平台——富连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