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2013年净资产达352万亿,国家账本大起底

【中国经营网综合报道】近日,中国社会科学院发布了《中国国家资产负债表2015》,用实际数字对近期来日益盛行的“唱衰中国”论调进行了回击。  报告的一位作者表示,假设一次金融危机致GDP跌30%,那么,我国352.2万亿元的净资产可以应对1.5次金融危机。  我国净资产可应对1.5次金融危机  据第一财经日报报道,近日,一份来自中国社科院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的《中国国家资产负债表2015:杠杆调整与风险管理》(下称《资产负债表2015》)显示:2013年我国国家总资产691.3万亿元,净资产352.2万亿元。  《资产负债表2015》显示,从我国资产总量看:2007~2013年,国家总资产从284.7万亿元增加到691.3万亿元,增长406.6万亿元,年均增长67.8万亿元。  从资产净值角度看,2007~2013年,中国的净资产从165.8万亿元增加到352.2万亿元,增长186.4万亿元,年均增长31.1万亿元;净金融资产从7.4万亿元提高到16万亿元,增长8.6万亿元,年均增长1.4万亿元。  “简单一比较,我们的净资产已经超过了美国!”相关专家在《资产负债表2015》研讨会上表示,美国2013年以前资产是55万亿美元,按照折算是340万亿人民币;而我国2013年的净资产是352万亿。  这个数字是否说明中国净资产就是世界第一了?这位专家称,这种简单比较是不可取的,因为美国的总资产统计口径与中国不同,比如在美国,居民的汽车没计算在总资产内的。  另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资产负债表2015》作者之一,社科院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张晓晶在发布会上表示,假设一次金融危机致GDP跌30%,我国352.2万亿元的净资产能应对1.5次金融危机。  发生主权债务危机为小概率事件  每日经济新闻还报道表示,国家总资产即住房、土地、企业等非金融资产加上对外净资产(对外投资)。在我国的352.2万亿元净资产里,土地净资产占两成,居民净资产占三成、企业净资产占四成,对外净资产占5%。  财税专家李文海介绍,国家总资产是衡量一个国家综合国力的主要指标之一,但就经济现状和未来政策建议的启发性较小,因为它不能清晰反应结构问题。不同类别的资产负债表对经济运行监测和调控更有意义。  在细分项目中,首先值得关注的无疑是国家主权债务情况。主权资产负债表中的主权资产是指政府拥有或控制的资产,包括其它可动用的资源;主权负债是政府的直接负债以及隐性担保所产生的或有负债。报告显示,2000~2014年,中国主权资产从35.9万亿元增加到227.3万亿元,增长191.4万亿元,年均增长13.7万亿元。  在这14年间,国有企业资产特别是非金融国有企业资产,以及国土资源性资产的增长最为迅速。其中,国有企业资产增长126.4万亿元,年均增长9万亿元,对主权资产增长的贡献率为66%。  同期,中国的主权负债从21.4万亿元增加到124万亿元,增长102.6万亿元,年均增长7.3万亿元。其中,国有企业债务增长55.2万亿元,年均增长3.9万亿元;地方政府债务增长26.4万亿元,年均增长1.9万亿元。国有企业债务和地方政府债务对主权负债增长的贡献率分别为53.8%和25.7%。  《资产负债表2015》指出,无论是依据宽口径还是依据窄口径判断,中国的主权资产净额均为正值,这表明,中国政府拥有足够的主权资产来覆盖其主权负债。因此,在较长的时期内,中国发生主权债务危机应为小概率事件。  不过,第一财经日报也援引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的提示表示,包括养老金缺口以及银行显性和隐性不良资产在内的或有负债风险值得关注,一旦经济增长速度长期持续下滑,并致使“或有”负债不断“实有”化,中国的主权净资产的增长动态有可能逆转,我们面临的债务风险绝不可掉以轻心。  新世纪以来,我国国有企业和工业企业在整个非金融企业的资产占比持续下降。国有企业总资产占非金融企业总资产的比例从2000年的43.8%下降到2014年的30.2%,工业企业总资产占非金融企业总资产的比例则从2000年的34.5%上升到2004年的38.5%,此后一路下降到2014年的27.4%。  “国有企业总资产规模略有增加的同时占比持续下降,反映民营和非公有经济随改革深化强势崛起,产业结构也不断优化升级。”李扬说。  《资产负债表2015》显示,金融危机以来,依照课题组方法所测算的各部门加总的债务总额占GDP的比重,从2008年的170%上升到2014年的235.7%,六年上升了65.7个百分点。其中,李扬提示,值得关注的是,非金融企业部门的债务总额占GDP比重从98%提高到123.1%,上升了25.1个百分点。

国家账本大起底:负债率6年升7.2%

国家账本

《中国国家资产负债表2015》显示,无论何种口径,中国的主权资产净额均为正值,表明中国政府拥有足够的主权资产来覆盖其主权负债。因此,在较长的时期内,中国发生主权债务危机应为小概率事件。

中国的家底有多厚?地方政府债务有多危险?企业的杠杆率有多高?杠杆率如何调整?
2012-2014年中国经济在稳增长、调结构、转方式与控风险过程中面临哪些挑战?如何化解资产负债表风险?细读中国社会科学院发布的《中国国家资产负债表2015》
报告,从这里,读懂大国崛起的轨迹,读懂“国家账本”。

中国的家底有多厚?地方政府债务有多危险?企业的杠杆率有多高?杠杆率如何调整?2012-2014年中国经济在稳增长、调结构、转方式与控风险过程中面临哪些挑战?如何化解资产负债表风险?细读中国社会科学院发布的《中国国家资产负债表2015》报告,从这里,读懂大国崛起的轨迹,读懂“国家账本”。

导读

2007-2013年,国家总资产从284.7万亿元增加至691.3万亿元,增长406.6万亿元,年均增长67.8万亿元;同期,国家总负债从118.9万亿元增加到339.1万亿元,增长220.2万亿元,年均增长36.7万亿元。

《中国国家资产负债表2015》显示,无论何种口径,中国的主权资产净额均为正值,表明中国政府拥有足够的主权资产来覆盖其主权负债。因此,在较长的时期内,中国发生主权债务危机应为小概率事件。

同期,中国的净资产从165.8万亿元增加到352.2万亿元,增长了186.4万亿元,年均增长31.1万亿元。

2007-2013年,国家总资产从284.7万亿元增加至691.3万亿元,增长406.6万亿元,年均增长67.8万亿元;同期,国家总负债从118.9万亿元增加到339.1万亿元,增长220.2万亿元,年均增长36.7万亿元。

据此数据计算,国家负债率由2007年的41.8%提高到2013年的49%,上升7.2个百分点,年均提高1.2个百分点。

同期,中国的净资产从165.8万亿元增加到352.2万亿元,增长了186.4万亿元,年均增长31.1万亿元。

这一系列数据,有力地回应了若干国外机构借中国地方政府债务问题浮出水面之际唱衰中国经济的“聒噪”。

据此数据计算,国家负债率由2007年的41.8%提高到2013年的49%,上升7.2个百分点,年均提高1.2个百分点。

而这些数据,均来自于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等人所著的《中国国家资产负债表2015——杠杆调整与风险管理》,该报告分析了2012-2014年中国经济增长与结构调整的轨迹,揭示稳增长、调结构、转方式与控风险过程中面临的挑战。

……

《中国国家资产负债表2015》显示,无论何种口径,中国的主权资产净额均为正值,表明中国政府拥有足够的主权资产来覆盖其主权负债。因此,在较长的时期内,中国发生主权债务危机应为小概率事件。

这一系列数据,有力地回应了若干国外机构借中国地方政府债务问题浮出水面之际唱衰中国经济的“聒噪”。

当前中国资产负债表的结构风险,主要表现为期限错配、资本结构错配、货币和资产错配。这些错配既与发展阶段相关,更与体制扭曲有关。因此,解决资产负债表风险,根本上还要依靠调整经济和金融结构,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剖析总资产构成国家总资产包括居民住房、居民汽车、土地、企业固定资产和其他非金融资产等

而这些数据,均来自于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等人所著的《中国国家资产负债表2015——杠杆调整与风险管理》,该报告分析了2012-2014年中国经济增长与结构调整的轨迹,揭示稳增长、调结构、转方式与控风险过程中面临的挑战。

所谓国家资产负债表,是将政府、居民、非金融机构、金融机构等所有经济部门在某一个时点上的所有资产和负债进行分类加总,得到反映总体存量的报表。

《中国国家资产负债表2015》显示,无论何种口径,中国的主权资产净额均为正值,表明中国政府拥有足够的主权资产来覆盖其主权负债。因此,在较长的时期内,中国发生主权债务危机应为小概率事件。

按宽口径匡算,2014年中国主权资产总计227.3万亿元,主权负债124.1万亿元,资产净值为103.2万亿元。而考虑到行政事业单位国有资产变现能力有限,以及国土资源型资产使用权无法全部转让,计算得出的窄口径中国主权资产为152.5万亿元,相应的主权资产净值为28.4万亿元。

当前中国资产负债表的结构风险,主要表现为期限错配、资本结构错配、货币和资产错配。这些错配既与发展阶段相关,更与体制扭曲有关。因此,解决资产负债表风险,根本上还要依靠调整经济和金融结构,转变经济发展方式。

但是,无论何种口径,中国的主权资产净额均为正值。而从发展趋向来看,中国各年主权净资产均为正值且呈上升趋势。这表明中国政府拥有足够的主权资产来覆盖其主权负债。但包括养老金缺口以及银行显性和隐性不良资产在内的或有负债风险仍然值得关注。

剖析总资产构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