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机场卖酒是最糟糕的窗口,李保芳在茅台经销商大会发飙

图片 1

原标题:21现场|李保芳在茅台经销商大会发飙:“贵阳机场卖酒是最糟糕的窗口!”“”茅台酒未来和现在,必须统一市场管理!要把茅台酒卖给真正喝的人。”12月27日,茅台集团党委书记兼董事长李保芳在2019年度茅台酒经销商联谊会上说到今年要努力形成一个更加规范、科学和高效的市场体系时,掷地有声。他说,今年,茅台酒的专项整治取得了显著的阶段性成果,初步形成了新的营销格局,为茅台集团持续稳定健康发展提供了有力保障,但还要进一步优化渠道管理。今年,集团子公司贵州茅台(600519.SH)进一步完善营销体制改革后,渠道组合发生了较大变化,形成了专卖店、商超、电商、团购并存的渠道新格局,既有老渠道,也有新渠道。其中,高铁、机场窗口就是今年发展的新渠道之一。李保芳指出,要重点是加强机场、高铁专卖店的管理,不能让“窗口”成为摆设。据调研反映,很多机场、高铁站的专卖店,卖酒都是门前“小批量”、后台“大批发”,更有甚者,囤积居奇、高价倒卖。他表示,以贵阳龙洞堡机场为例,茅台酒销售有限公司每年给它供应70吨53度飞天茅台酒,结果大部分通过后台就处理了,前台一个人在卖酒。后台比前台卖得更贵。李保芳往往前脚进了机场出发大厅,后面就让贵州茅台酒销售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晓维跟着去整治。后来去的次数多了,机场的茅台酒销售人员竟和李保芳玩起了“躲猫猫”游戏。“后来我一进机场他们就知道信息了,知道要被查。”李保芳说,贵阳机场卖酒现在成了最糟糕的售酒窗口。这种卖法根本没有起到作用,没有实现茅台厂家的初衷,极大地损害了茅台形象,情况极为糟糕、不可容忍。与其这样,不如不开。李保芳接着说,2020年,茅台厂家要对窗口渠道要作出硬性规定:至少80%的酒,要在前台卖,做不到就关门。要全面加大暗访、抽查、整顿力度,彻底改变这种现象,让所有的机场、高铁专卖店,真正成为方便消费者、宣传茅台、展示形象的重要窗口,不能让其掌握特殊资源,成为变相的谋利手段。“卖不好就不要他们卖了,我自己卖!”这位茅台集团掌门人放出狠话。12月26日下午3时,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抵达贵阳龙洞堡机场时,在前往取行李转盘的路上,便看到该机场有茅台酒预约售卖的公告及二维码。记者立即扫码后,手机上跳出了贵州省机场集团有限公司酒业分公司茅台酒预约销售活动的说明:当日在贵阳机场出发或到达、年满18周岁的旅客,每日凌晨至晚上6:30,可以扫码登记个人信息后,提交线上预约购买53度500毫升飞天茅台酒的资格,然后可以立即得到预约结果。一旦预约成功,手机上会有指定销售点购买,售价为每瓶1499元。但截止下午3时,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扫码结果显示,当日全部预约额度已满。随后,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该机场行李提取处也看到几乎每个转盘都有该酒业分公司预约茅台酒二维码的显示牌。但还没等记者取到行李,刚下飞机便得知当日已无酒可买。和部分机场渠道惜售茅台、后台高价出售茅台酒相比,贵州茅台新拓展的全国综合类电商、全国大型商超渠道却因卖茅台酒规范组织有序受到茅台厂家的认可。李保芳表示,尤其是Costco、物美、华润万家的模式,探索了一种新的做法,积累了一些好的经验,要注意总结和完善,不断提升渠道管控水平,提高市场工作质量。但需要提醒和强调的是,商超也好、电商也好,都要做文化、做服务,不能只赚钱。还有总经销是赚了大钱的,要从写字楼、办公室里面走出来,做实体、做文化、做服务。12月27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茅台经销商大会现场看到,和往年相比,会议不仅提前了一天召开,更在开幕式后增加了全体经销商的诚信宣誓仪式,集体承诺不囤积居奇,售假制假,惜售哄抬茅台酒价格等行为规范。

图片 1

“茅台酒未来和现在,必须统一市场管理!要把茅台酒卖给真正喝的人。”12月27日,茅台集团党委书记兼董事长李保芳在2019年度茅台酒经销商联谊会上说到今年要努力形成一个更加规范、科学和高效的市场体系时,掷地有声。

他说,今年,茅台酒的专项整治取得了显著的阶段性成果,初步形成了新的营销格局,为茅台集团持续稳定健康发展提供了有力保障,但还要进一步优化渠道管理。今年,集团子公司贵州茅台(600519.SH)进一步完善营销体制改革后,渠道组合发生了较大变化,形成了专卖店、商超、电商、团购并存的渠道新格局,既有老渠道,也有新渠道。

其中,高铁、机场窗口就是今年发展的新渠道之一。李保芳指出,要重点是加强机场、高铁专卖店的管理,不能让“窗口”成为摆设。据调研反映,很多机场、高铁站的专卖店,卖酒都是门前“小批量”、后台“大批发”,更有甚者,囤积居奇、高价倒卖。

他表示,以贵阳龙洞堡机场为例,茅台酒销售有限公司每年给它供应70吨53度飞天茅台酒,结果大部分通过后台就处理了,前台一个人在卖酒。后台比前台卖得更贵。李保芳往往前脚进了机场出发大厅,后面就让贵州茅台酒销售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晓维跟着去整治。后来去的次数多了,机场的茅台酒销售人员竟和李保芳玩起了“躲猫猫”游戏。

“后来我一进机场他们就知道信息了,知道要被查。”李保芳说,贵阳机场卖酒现在成了最糟糕的售酒窗口。这种卖法根本没有起到作用,没有实现茅台厂家的初衷,极大地损害了茅台形象,情况极为糟糕、不可容忍。与其这样,不如不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