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4688am立法促进民间借贷,取消利率48

3月28日,温州金改刚刚走过一周年。  一年前,
温州市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获批,民间资本管理如何“破题”成为这场“自下而上”式金融改革中最受市场关注的部分。  《中国经营报》记者获悉,温州民间借贷立法今年或有突破。作为推进民间金融规范化和阳光化的重要手段,《浙江省温州民间融资管理条例》(以下简称《条例》(草案))有望今年底推出。  目前《条例》(草案)中的最大亮点是:将民间借贷年息上限定为48%;允许或有条件地放宽企业间资金拆借。  尤其是后者。“如果未来一旦放开企业之间拆借,将有利于解决企业融资问题。”近期参与《条例》(草案)商讨的温州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会长周德文3月26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坦言。  《条例》(草案)报送地方人大  浙江省人大法制委员会表示《条例》(草案)属今年调研项目。  有媒体报道,浙江省政府将向浙江省人大正式递交《条例》(草案)。  3月29日本报记者致电浙江省人大法制委员会办公室相关负责人询问进程。对方表示,他们目前仍未收到该《条例》(草案),但他同时表示,该《条例》(草案)确属于他们今年的调研项目,即研究论证。“出台时间不确定。”他说。  但参与讨论的知情人士向记者表示,“省人大立法小组近期专门来温州征求意见,今年年底出台可能性较大
。”  据悉,按照常规若《条例》(草案)送达浙江省人大,浙江省人大法制委员会将考察项目背景、可行性,再确定能否立法;待进入立法程序后,需要向浙江省各种机构广泛征求意见;最后各方意见基本统一,再提交浙江省人大常委会审议、表决。表决通过后,该《条例》(草案)将成为地方性法律。  据《条例》(草案)编制项目负责人、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教授李有星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条例》(草案)共9章117条,涉及总则、民间借贷、私募融资、民间融资组织、民间融资服务、民间融资行业协会、民间融资监督与检查、法律责任、附则。  事实上,围绕金改,监管层近来动作频频,这或许有助上述《条例》(草案)的推出。  3月15日,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组织的温州金改一周年座谈会上,围绕温州金改如何突破的问题展开热烈讨论,周德文也参与该讨论。  作为民间借贷立法的推动者,草案中两个“亮点”,周德文看来都是非常必要。“此前企业与个人之间借来借去,属于无限责任,风险大;该《条例》(草案)出台后,企业与企业之间的行为则属于有限责任,受到法律约束。”他说,“允许企业之间资金拆借并规定利息上限是好事,应该让资金富余的企业借给缺钱企业,有利于解决企业的融资困难。”  包括“吴英案”在内的多起案件在法学界、经济学界、新闻界引发了对“非法集资”的反思和讨论。规范民间借贷行为,填补借贷法律空白的呼声一直不绝于耳。  “按照正常的情况,如果《条例》(草案)在送审过程中未遇到意外,最快出台时间可能要到今年10月。”温州市金融办相关人员公开称。  6000亿元民间资金观望  2012年
,温州民间借贷中心每天交易额不足200万元人民币。  一份《条例》(草案)颇受关注,与温州金改一年以来,融资环境并未明显好转的“尴尬”现状密切相关。  “现在温州融资环境仍比较差,这两年爆发的借贷危机不但没过去,反而现在处于高峰期。”温州东信集团一位负责人向记者表示,温州中小企业资金链危机波及的范围很广。  他告诉记者,由于企业自身受民间借贷危机影响尚未过去,富余资金不多,所以企业借钱给别的企业可能性不大。  总部设在温州的浙江星际控股集团董事长陈时升此前接受记者采访时亦坦言:“受前两年民间借贷风波以及房地产调控的影响,温州一些企业自身经营并不景气,尤其是受房地产不景气影响较大,温州大多数企业均涉及此业务而受影响,为此企业资金流现在不是很充裕,
而政府主导的项目则大多属于长期回报,这也影响企业现金流的周转。”  “企业之间借钱大多是因朋友的关系而借。”东信集团负责人也对记者进一步证实了此观点。他也知道,现在企业与企业之间借钱并收取利息在法律上不具合法性。  “金改一年对企业的融资效果一般。”温州民间资本投资服务中心董事长黄伟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但他坦言,并非是企业没有需求,民间借贷行为仍然存在,但大多数企业仍是在朋友之间拆借。

只有立法才能规范借贷双方的行为,才能保护双方的合法权益,也才能便于国家加强对它的监管,使民间金融在国家的监管体系里发挥积极作用,同时防范风险

昨天,浙江省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过《温州市民间融资管理条例》,这是首部规范民间融资的地方性法规。该《条例》将于2014年3月1日起施行。

◎ 文 《法人》见习记者 王映

新法规都有什么亮点?能否遏制民间借贷乱象?昨天下午,记者专程采访了温州管理科学研究院院长、温州民间资本投资服务中心CEO周德文,让他作了详细的解读。

谈及民间借贷,有一个无法避开的地方——浙江温州。

亮点一

这里是中国民营经济最鲜红的一面旗帜,也是民间借贷危机的漩涡中心。

利率由借贷双方协商确定,取消上限

民间借贷是温州的传统。基于熟人关系的“呈会”,是最原始的民间资金流动模式。上世纪80年代,随着温州的中小企业的起步和发展,民间资金开始主要以借贷的形式为企业的资金调整服务。

昨天上午,《条例》表决通过后不到半个小时,记者便收到了周德文的短信。他在短信中写道:“我今天特别高兴,《条例》是民间借贷规范化、阳光化、法制化的破冰之作,对拯救处于危机之中的中小企业有非常重要的现实意义,并且能极大缓解中小企业融资难问题。”

热潮、危机、金改,在过去的近十年中,民间借贷在温州上演了一场跌宕起伏的大戏。而在这出大戏之中,温州民营企业和民营企业家们经历了最好的时代,也经历了最坏的时代。而身为中国中小企业协会副会长、温州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会长的周德文,被称作“温州模式代言人”。

在采访中,周德文向记者解读了《条例》中的一些条文。比如,原《条例》草案中给期限在1个月以上的借款设定了48%的利率上限,而在此次通过的《条例》中,这条给了一个比较含糊的说法:“民间借贷利率由借贷双方协商确定,但不得违反国家有关限制利率的规定。”

周德文曾因在民间借贷危机之时向温家宝总理大胆建言而声名大噪,多年来他一直在为民间资本和中小企业的未来大声疾呼。而在温州金融改革的背后,也能看到他活跃的身影。

周德文说,这条是在征求中央有关部委的意见之后,决定取消上限的,因为中央规定民间借贷利率不得超过基准利率的4倍,48%的上限可能会和4倍利率原则相冲突。

“司法解释有总比没有好。”谈及此次最高法《民间借贷司法解释》,周德文感到些许欣慰。他始终认为,只有立法才能真正使民间借贷健康有序地成长。

亮点二

民间借贷支撑实业

募集资金设上限,避免老板“跑路”风险

“民间借贷不可能消灭。”周德文斩钉截铁地告诉《法人》记者。

众所周知,一年前,温州出现过老板成批“跑路”的事件,究其原因,就是债务太多,入不敷出,“借钱借得太多,远远超过了其自身资产,最后没办法,只能选择”跑”来躲避债务。”周德文说,还有一个原因是民间借贷“没有有效的监督和管理”。

在周德文看来,“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民间借贷只能“疏”而不可“堵”:“原来温州枪毙了那么多民间借贷的会头和地下钱庄的老板,但是都没有消灭民间借贷,这就说明民间借贷确实是有存在的需求。”

对此,在这次通过的《条例》中还有这样两条:“定向集合资金管理人募集的资金总额不得超过其净资产的八倍,并应当由温州市辖区内具备国家规定条件的金融机构托管。”“定向集合资金应当用于募集时确定的生产经营项目。项目闲置资金经持有三分之二以上资金份额的合格投资者同意,可以用于温州市辖区内不超过六个月的短期民间借贷,但其数额不得超过该期定向集合资金总额的百分之三十。”

在温州的一次千人企业家大会上,周德文曾向台下提问:“请台下在企业发展过程中没有向民间借贷借过钱的企业家举手”。结果没有一个人举手。

周德文分析,这两条既是对其管理的资金做出了限制,并委托金融机构加强监管,对资金的流入和流出都加以监管,保证了资金运作的规范性,也可以避免老板因举债过多而“跑路”的风险。

熟识温州商界的周德文给记者讲述了温州著名企业德力西电气的故事。在德力西发展早期,曾经遭遇国家政策突变。相关部委下发文件要求所有电器企业在产品出厂前进行自行检测,其中一个必需条件是要自行购买检测设备,否则就将对其进行取缔。而当时一台检测设备需要30多万元,这对于刚起步的德力西来说是笔不小数目,而最终是民间借贷帮助德力西度过了这一关。

此外,为加强风险控制,《条例》还提出了民间借贷实行报备制度。规定“单笔借款金额300万元以上”“向三十人以上特定对象借款的”等情况,借款人应当在合同签订之日起十五日内到地方金融管理部门或其委托机构进行备案。